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美雪

每个人都会有这样或那样的抱怨,但是对雪的抱怨却很少,虽然它有时候会给人们带来很多的不便。也许是雪的洁白可以让人的内心消逝什么吧!

可能作为南方那些没有见过雪的人,对雪会有种神往,但是奇怪的是北方人也一样。我就是一个北方人,好像记不起第一场雪是哪月哪日,可是对每年第一场雪的悸动却从来就没有改变过,下雪的时候,同学们都会在雪地上合影留念,我也曾暗自在想,他们是南方人吧,北方的冬天每年都下雪,不会把它当宝贝,不会怕雪中没有自己的印痕,也不会怕头脑印痕中没有雪吧,可是后来才发现,自己也积攒了一大堆雪景的相片。这才想到,美的东西不会因为熟视而逊色。

每当过圣诞节,商场的橱窗里就会挂上串串雪花。我有时候禁不住它的吸引,察觉时,那片毛茸茸的雪花已经不止在眼前,而是在手里了。虽然它是冰天雪地里的一分子,但是却给人一种亲近感,拿在手中,并不觉得它是一件工艺品,反而小心翼翼,生怕它化掉。当突然间觉得它不是真正的雪花的时候,才跑了出来,欢笑着追逐着漫天飞舞的小精灵们,和它们一起飞舞着,跳动着。

大海给人的感觉是一片蔚蓝,而雪给人的感觉是一片洁白,洁白得让每一个胆大妄为的画家也不敢在它的上面挥毫泼墨。只能让那风舞着长长的毛弹子,一层一层,一缕一缕的将这洁白抹得平平的,亮亮的。整个天,不,是天上那些美丽的神话都映了进来。

每当冬日来临,日神改变了夏日里烦躁的脾气,变得温柔起来,是被那片片洁白所吸引吧,而且生怕自己的坏脾气,让洁白的雪儿流下一滴眼泪。也许是经历了秋的殷实,他变得像热恋中的男孩子一样,为雪儿披上了七彩霓衫。瞧,那七彩霓衫正在他的目光里闪烁着那独有的晶莹。他陶醉了,邀来了晚云。在霞光的映衬下,雪儿的脸上泛起了阵阵红晕。当日神带着他最后的依恋离去时,月神已经迫不及待的跑了出来,不信你看,傍晚时,月神就像一个调皮的孩子,偷偷的挂在了黄昏的银幕上。难怪神话里人们把他们数百年来认为的最清纯的少女,起名为白雪公主。单单看那月亮,就像一个好奇的孩子似的,就怕“不知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 ”,一会爬到山腰去看看,一会挂在树梢去瞅瞅,一会又扒在屋檐上瞧瞧,活像一个专业的摄影师。

一阵冬日的风吹来,凉凉的,有点冷,我才突然回过神来。从一阵遐想中走出来,才发现天已经黑了,月亮也出来了,照在雪地上。雪地不再像白天那样给人以娇羞的美,而给人一种肃穆的美,让人蒙生了一次洁身自爱的沉静。是这雪的美,让人体味到了各样的美;是这雪的美,让人体味到了人生百味。也难怪这雪会在人们心中形成固有的美,也难怪没有人去抱怨它!

 2005、12.30日于沈阳
 作者:一诺